位置:詹姆斯库克大学新加坡校区 > 院校新闻

新加坡的新闻媒体

发布时间:2014-10-14      浏览次数:1811

新闻媒体最主要的职能就是传达各种不同的声音:政府的“纶音”,老百姓的心声,等等。

新加坡的主要媒体分为两大集团:新传媒(MediaCorp)和报业控股(SPH)。前者比较亲政府,主要控制电视(包括英文台“第5波道”和 ChannelNewsAsia,中文台“第8波道”和“U频道”,一个马来文台,一个泰米尔文台,以及其他科普频道)和电台(很多,不一一列举了),也有少数几种杂志和报纸,包括新加坡发行量最大的免费英文日报“ Today”;后者是从历史悠久的“海峡时报 ”(Strait Times)发展而来,保持比较独立而倾向于普罗大众的立场,主要控制平面媒体,包括新加坡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日报“ Strait Times”、发行量最大的中文日报《联合早报》、发行量最大的免费中文日报《我报》(“My Paper”),以及十几种涵盖时尚、男性、儿童、家居、电影等方面的月刊杂志,同时还拥有两个电台(英文的“ Power 883”和中文的“ 1003”)。

新加坡政府曾经试图在电视界引入竞争机制,而支持SPH成立了中文电视U频道和英文的 I频道,但最后由于新加坡市场太小,不得不与新传媒合并,结果U频道被新传媒收归旗下,I频道则走入历史。

两大媒体集团还分别拥有各种语言文字的周刊杂志,影响力最大的是新传媒旗下的英文周刊“ 8 Days”和中文周刊《 i周刊》(与曾经的I频道没有关系),以及报业控股的《优周刊》,但近来都已经流于八卦周刊的性质。

在新加坡,由于政府的媒体管制,个人不能私自安装卫星接收设备接收其他国家的电视和广播信号(但一些高楼住户常常能从住宅楼的接受免费电视信号的天线中收到邻近的马来西亚和印尼的一些节目),所有的境外节目都由星和( Starhub)旗下的星和视界(Starhub Cable TV)和最近新增的新传媒旗下的 mioTV提供有线电视讯号。主要提供的境外媒体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日本、美国、英国等,像 BBC、CNN、TVBS、NHK、ESPN、卫视、凤凰这些都有,来自中国大陆的主要是央视四套。

在新闻报道方面,新传媒由于电视和电台的优势,比较侧重于突发新闻、尤其是国际重大新闻的报道。它在亚洲各主要国家和地区以及欧美中心城市、国际冲突频发地点几乎都有分支机构和特聘新闻主持,随时准备连线直播。而报业控股的特点则是比较深入的专题报道,以及让读者在报纸的“论坛”板块以来信投稿的方式互相讨论、辩驳,有时连政府机关甚至部长级的人马都会参加到这样的大讨论中(因为很多时候讨论的主题是国家政策方面的内容)。近几年最能够体现报业控股的立场的一次事件当属 NKF事件,下面简要介绍一下。 

NKF(National Kidney Foundation)原本是一个慈善机构,筹款建立一些廉价的洗肾中心,资助肾脏病的研究、预防宣传等(新加坡是世界上糖尿病患者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由此导致的肾脏衰竭病例也就很多了)。在其主席杜莱(马来裔新加坡人)的主导下, NKF一向走比较高调的路线,每年与新传媒合作举办筹款电视义演,又动员很多商家送出固本、抽奖给打电话捐款的民众,把筹款活动办得好象嘉年华会一样。 NKF在全国有多个洗肾中心,还资助奖学金、研究基金以及一个专门的儿童肾脏病研究中心(在 NUH),高峰期光是每个月通过银行转账向它做定期捐款的一般民众就有十数万。

像这样的“明星”机构,偏偏被报业控股的几名记者挖出了其主席杜莱挪用公款、不当花费(为了给他装修一个办公室就花了几十万新元,水龙头都特别从国外订制)、薪酬不合理(作为一个慈善机构的主席,他的年薪比很多上市公司的 CEO还高)、收受贿赂(在一些相关工程中,几个高层收取建筑公司的贿赂然后把工程批包给他们)等好几条大罪。一开始杜莱指责登在Strait Times上的报道是无中生有,还把报业控股和几个记者告上法庭。结果法庭审讯越深入,被辩方律师和媒体挖出来的“料”就越多,最后杜莱主动撤诉,然后自己被检察机构告了。接下来的诉讼过程,报业控股旗下所有媒体都予以重点追踪报道(当然其中有报复的成分),连新传媒也无法放过这么“热”的题材,一时之间成为全城焦点。

最终以杜莱和几个高管坐牢结案,而NKF连带倒了大霉,几天之内就有数万名定期捐款者解除捐款协议,连内阁资政吴作栋的夫人(同时也是NKF的名誉赞助人)也因为对媒体对杜莱铺天盖地的批评发了几句牢骚而被报纸讽为“花生米夫人”(她的原话是说,杜莱装修办公室的几十万相对于整个NKF来说只是“一粒花生米”),逼得吴作栋亲自出来道歉,并让她立刻辞去与NKF有关的一切职务。

这起事件对整个新加坡社会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包括唤起人们对慈善机构监管的注意(后来又陆续有几个大的慈善机构被揭发有类似的问题)并为此立法。但整起事件中媒体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虽然最后问罪只到杜莱为止,但在一向被批评为法西斯新闻管制的新加坡,公开媒体能够大胆揭发与政商各界打得火热的 NKF管理层的劣迹,本身已经是一大突破,也洗雪了新加坡媒体常年被讥为“猫打架也算新闻”的耻辱。(“声”之后是“色”,介绍娱乐业,当然还有顾名思义的 Se情业。)